簡單的愛            展能組組長    沈玲君

      初見阿霖時中心在做小蠟燭代工,老師依每位服務對象本身的能力為他們安排工作,穿蠟燭蕊心、翻蠟燭台、組裝蠟燭、折紙盒,各分好幾區進行作業活動,唯獨阿霖和一位老師做最後封箱包裝工作,不疾不徐、有條有理、專注地在作業上,是我對他會印象如此深刻的原因,如不做任何互動,真不知他是中度智能障礙者而且無口語及聽力能力的服務對象。

     阿霖的媽媽--素蜜阿姨,和中心內每一位工作同仁都十分熟悉,聽同事介紹才知道,素蜜阿姨在創立華聖啟能發展中心時是一位十分關鍵性和付出許多心力的一位家長,也曾在中心擔任行政職務一職,後因家庭因素離開華聖。對素蜜阿姨的印象,是一位很關心兒子的母親,探視阿霖的時間十分密集而且總會帶他喜歡的豆漿、香蕉、三明治.雖然不是很昂貴稀奇的食物,但那都是阿霖喜歡的,除了關注自己小孩,他也關懷中心裡每一位服務對象,常常為服務對象的權利而發聲,每年家長座談會從不缺席,和每一位家長互動十分熱絡,而且為華聖的未來,服務對象的家園,總是站在第一線提出建言,並盡己力協助華聖募款。

     近一年多的時間,華聖開始慢慢地積極地向外邁出步伐,為的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認識華聖啟能發展中心,並對我們有更多的支持和幫助。在106年三月首度以記者會方式邀請李縣長代言服務對象手作的手工皂,華聖在以往鮮少有這樣的作法,對每一位工作人員都是一項挑戰和壓力,當時的發想希望記者會有亮點,提出邀約一名家長一同代表華聖家長對外曝光,在大家絞盡腦汁,決定邀約素蜜阿姨來幫忙是再適合不過了,但當時素蜜阿姨正和病魔交戰中,身體狀態每況愈下……常在醫院和家中往返奔波.但第一次提出邀請時,阿姨就說沒問題,她很願意為華聖做任何事情,只要她能做得到,阿姨開玩笑笑著說:「要怎麼利用我,都無所謂,只要為了華聖。」而去年的五月母親節活動簪家長座談會,素蜜阿姨更是勉強著不適,受我們之託出席,參與我們特別設計的活動,而當天新聞稿標體是「喜憨兒終於有家  罹癌媽泛淚  我可以放心走了」。  

     因邀約素蜜阿姨參與中心活動,許多事項須面對面溝通,那陣子是我和素蜜阿姨最常接觸的時候,阿姨分享了許多初創華聖時的點點滴滴、阿霖小時候、自己的病況、一路走來的人生經驗....她最少提也是我好奇的---阿霖姐姐,依然帶過,素蜜阿姨的想法、思維是十分先進和開明的,和其他家長或多或少不同,因她是單親媽媽,很早前就想為阿霖找一處可以安身過生活的地方,她也是為了這目標一直在努力。尤其在看到十幾年前華聖所拍攝的紀錄片中,當時還未有全日型住宿服務,素蜜阿姨在當時就說:「華聖很好,因為它和家沒什麼兩樣,如果華聖能有住宿空間,那十分完美,阿霖就有地方住了,我也可以放心了」,每每看一次.就忍不住淚眼波娑,雖然是簡短的幾句話,但道盡了一位身為母親最牽掛的心情,其中的辛苦豈是我們能體會明白的,而阿姨做到也盼到了。 許多的家長會和我們分享,自己的另一位小孩從小就會要求他們要照顧智能障礙的手足。在一次受訓課程中一位老師提出一個觀點,他認為家裡正常的孩子,是位從小愛就被剝奪的小孩,所以長大後不應該在強求他們照顧身障手足的重擔。我推想以阿姨的思維,阿霖姊姊應該有追求自己美好人生的權利,阿霖不應該是姊姊的負擔,所以心思縝密的阿姨除了替阿霖找到一個安身立地之處,也為他辦好了養老基金……。

      今年4月素蜜阿姨不在受病痛的折騰了,在他的告別式裡,我見到了阿霖的姐姐和姊夫,他們有一對乖巧懂事的兒女.....很美滿幸福,阿霖一如往常靜靜安分的坐在安排好的位子上,並適時地聽從老師的引領跟著姐姐一起向大家答禮…我無法由他的表情知道他明白到自己的母親已離開他了嗎?我能確定的是,讓我已淚流滿面又更加不捨又動容的,素蜜阿姨知道,不知是哪一日的今日到來時,她將為華聖啟能發展中心做最後一次的宣傳,公祭的過程中,殯葬司儀代表素蜜阿姨反覆不知說了幾次華聖啟能中心,期盼社會大眾能多幫助華聖、關心華聖、讓華聖永續經營..阿姨沒有很雄偉的背景和財力,就是一位平凡再不過的母親,但她將她那小小的愛發揮到大大的極盡,雖然阿姨已離我們遠去,但她的精神和愛真的令我佩服,我相信華聖家園在阿姨的保佑和天主的祝福下,一定會一直守護我們這群最弱小的弟兄堅持下去。